• http://www.hjgdql.com
  • 摩托车论坛
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搜索
    楼主: 燕赵高风
   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    金风初送爽 铁骑踏清秋

      [复制链接]
    标签:周期短
  • http://www.lvzhizulin.com
  • 中华村

    状态   [当前离线]

    21#
    发表于 2017-11-4 19:03 | 只看该作者
   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-11-4 18:51
    其实老高还算挺会生活的,半辈子嗜好频杂:养鱼养花、喝酒喝茶、写字看书、打理小家,近些年又沉迷于摩旅.. ...

    字写的苍劲有力,送我一幅吧,不过还想和你酿的酒

    点评

    来东北我家,酒有、字也有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11-5 22:43

    状态   [当前离线]

    22#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1-4 19:03 | 只看该作者
    时间都去哪了?
    老高的时间都放逐在山海之间了,
    都抛洒在沙漠草原了,
    都相忘在路边小店了,
    都混合在乡村自酿中,喝进了肚子里边了。
    直至今年的318日,老高在去海南摩旅的中途,接到了单位领导的电话。
    他兴奋的告诉我:
    ——由于中央反腐斗争的节节胜利,我们中石油的领导班子,为了配合中纪委工作,纷纷以身试法,成功的做了反面教材。
    尼玛——目前咱们中石油、中海油、中石化、中..............哈哈,别管中什么了,反正和石油沾边的大领导,置身囹圄、舍身取义、立志要把牢底坐穿的数量在累日递增,现在里边已经可以凑成五桌麻将,外带十来个看热闹的了。
    尼玛——就是暂时还留在外边的领导,也在积极的争取早日接受铁与火的洗礼,每天上班前都和家属搞个告别仪式,生怕晚上就被中纪委请去喝茶。
    尼玛——中纪委的这帮人都贼啦啦的热情,
    喝完茶还不让回家,包吃包住包娱乐,只要去了,没几年是回不来了。
    尼玛——现在中石油想开个班子会都凑不齐人了!
    你赶紧回来上班吧,没准下届中石油的领导集体就会把你扩大进去。
    啥?啥?啥?我擦!还有这等好事?
    老高当时正在黄山脚下的小饭店喝酒,听到这消息,确实很激动,一杯酒猛扔了下去,呛得我TM的直咳嗽。
    老高很想立即结束海南之旅,——还骑啥摩托呀?赶紧回去竞争中石油的领导权去吧!
    老高从小就立志当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,可等到都白头了,还没接上班。
    奶奶的!原以为这辈子就没戏了,哪成想机会埋伏在最后一公里等着老高呢!
    老高能不激动么?
    可是,咳嗽过后,老高稍稍清醒了一些。
    老高想:中石油排在我之上的人物数以十万记,中纪委得多大力度,才能把在我之上的大小领导都他妈的抓干净呀?(哈哈,虽然他们都该抓)
    看看,看看,就我们单位领导这微米级别的,还在外面耀武扬威的给我打电话呢,他不抓进去,好事能轮到我这个纳米级的人物吗
    哈哈,啥时把这些肉眼可见的大小领导都抓起来,老高再考虑出山主持大局吧。
    老高不能把心里话说出来,只能用一种极其风淡云轻、淡泊名利、与世无争的口吻回答了我们领导:
    哈哈,哈哈,哈哈,爷不稀罕!

    状态   [当前离线]

    23#
    发表于 2017-11-4 19:05 | 只看该作者
   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-11-4 19:02
    不过,在所有的爱好里,老高最钟爱的还是摩旅。有了摩托车,才使老高这个半大老头子实现了贴地飞行的梦想。 ...

    看到你的茶室和你养的花,感觉老高就是一个神仙。

    点评

    天天快乐就是神仙,不在物质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11-5 22:46

    状态   [当前离线]

    24#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1-4 19:05 | 只看该作者
    玩笑归玩笑,上班归上班。现在全国的大趋势都是如此,油田能不跟着全国的步伐走吗?
    从海南回来,老高没回沈阳,直接就取道松原,和领导商谈上班的事儿。
    领导问老高是否还愿意干以前的工作,老高直摇头。
    这几年小摩托一骑,天南地北的四处乱窜,把老高的心都跑野了。
    再像以前那样时不时的汇总报表、上传下达、接受各级检查、天天往野外跑,老高干不来了。
    如果还干原来的岗位,那老高还哪有时间出去摩旅了?
    这时的老高,就想着能有一个相对自由的空间,能不操心、不费力、不束缚身子,还能时不时的出去浪。
    老高和领导说了自己的想法。
    领导说你年纪大了,身体还不好,照顾一些是应该的。这么的吧,你去当调度吧,这个工作相对清闲些,不累,也不担什么责任,就是不能再挣原来的奖金系数了,金钱上要受点损失。
    “行行行。”老高迅速的答应了。
    老高虽然不是什么有钱人,但把金钱一向不是看的太重。
    年轻那几年搞体育,每年除去训练、比赛的两三个月时间,剩下大半年都闲着。
    爱交朋友和爱喝酒,是老高的两大特点。
    由于基本上班,交际的时间充裕,朋友就多,酒局也就多。
    每天呼朋唤友,胡吃海喝。
    也许是《东周列国志》和《水浒传》看多了,江湖大侠和绿林好汉们重一诺、轻生死,重义气、轻金钱的做派,让老高崇拜的不行不行的,立志要做一个现代版的侠骨义士。
    为此,老高还曾以诗铭志:
               交友三千忆孟尝,仗义疏财看宋江。
               全凭一副真肝胆,潇洒红尘意飞扬!
    哈哈,让大家见笑了。
    从诗里,各位就可看出老高当年是多么的肤浅和轻狂。
    老高诗也写了,志也铭了,可做起侠士来却真不太容易。
    首先,就凭老高每月的微薄工资,江湖救急、仗义疏才都做不到呀!况且还要养家糊口,不能把钱都洒在江湖上呀?
    这就得想办法。
    咱不是时间富裕吗?咱不是有力气吗?
    咱老高搞家庭副业。
    我从小买卖做起:
    开过豆腐作坊、糕点加工坊,
    开过小饭店、酒店还有加油站。
    人家李白是千金散尽还复来,
    老高是千金来了还复散。
    钱来的不容易,散的倒很痛快,反正就闹一个乐呵。
    做买卖这些年没少付出辛苦,也没少挨累,当然,也让自己花钱痛快了许多。
    陆陆续续的做了好几个买卖,直到女儿上高中,怕影响女儿的学习,才歇手不干了。
    虽然没攒下什么家业,倒是也丰衣足食、生活无忧。
    所以,老高不怕挣的少,就怕不给老高自由。
    领导让老高当调度,从某种角度说,正合我意。

    状态   [当前离线]

    25#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1-4 19:07 | 只看该作者
    就这样,老高由高工,变成了高调。(哈哈,我还是一个很低调的人吗。)
    调度这个岗,原来是满员的三个人,老高是硬塞进来的。
    那三个人原来是每个人连着上一星期,然后休两个星期。
    老高来了,把他们三个人找来开会,跟他们说,咱们不能这样倒班了,老高没那么多时间经常从沈阳回来和你们瞎折腾,要倒班,咱们就连上一个月再倒班,这样上一个月班,可以连续休三个月,你们说行不行?
    这几个调度都比老高年纪小,老大哥说话了,他们能给驳回去吗?
    再说老高上班时好歹是班子成员,大小也是个领导,他们总得给个面子。虽说现在是落配的凤凰,可人缘还在的。
    退一步说,老高加入调度行列,他们也借光每个月多休好几天,何乐而不为呢?
    没说的,全票通过。
    老高的工作落实了,虽说上班了,但时间还是挺充裕的。
    除了上班的一个月不能动,其他时间随便你。
    其实,回松原上班的一个月,对老高来说,也就和外出度假差不多,比在沈阳接受老伴儿领导强多了。
    ——不用每天买菜做饭哄孩子了,也不用听老伴儿无休止的磨叨了,还可以经常会会同学,喝喝小酒,挺美的。
    这不,六月份,老高回松原上了一个月的班,到月底了还没呆够,磨磨蹭蹭的又在松原混了好几天,才在老伴儿十五道金牌的严令之下(比赵构催岳飞还多两道金牌),返回了沈阳。
    回到沈阳,差不多七月中旬了。
    老高除了每天完成老伴儿和外孙女安排的各项工作,就是准备八月中旬的新疆之旅。
    ——摩托车的电瓶不行了,如果有几天不骑车,电瓶就馈电,打火费劲,趁早换了一块新电瓶,要不在新疆的沙漠中间没电了,老高就得变成木乃伊;
    骑了三万多公里了,轮胎也有些磨损,虽然还不是太严重,但这是关系到行车安全的大问题,咱不将就。立马在网上淘了一对半热熔的泰国胎换上,一试骑,果然钱没白花,比原车的胎强多了,抓地好了,车龙头也不抖了。
    另外,去海南前新换的原厂链条这时也出现了状况,不知道是质量因素,还是没一起换大小轮的原因,反正海南行这一万多公里,几乎每天都紧链条,到现在已经差不多紧到极限了。
    就目前这状态,跑个短途还将就,要是准备进疆,就必须要换新的链条了。
    妈的,这回可不从售后花三百多买所谓的原车链条了。
    老高在配件商店花一百多元买一条油封链条。
    加上大小链轮都一起换了,也没花上三百元钱。
    还有,去年换的蜗牛喇叭还不满意,闷声闷气的,还没有好汉放屁响,必须换。
    万能的淘宝上一搜,选最贵最响的,一百五十元,换了一对赛歌喇叭,这回按起来,嘎——!嘎——!嘎——!和汽车的喇叭一样响亮,不注意能把自己吓一跳。
    翻来覆去的这一通折腾,又花进去两千多大洋,终于万事俱备,就等着酷暑一过,向新疆进发了。
    等待是一种煎熬,等待也是一种幸福。
    老高每天都整理一下出行的备品,生怕有什么遗忘。
    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,就一遍遍的翻看地图册,规划着进出新疆的路线。
    论坛上关于新疆摩旅的帖子,老高也都反复研看,力图不放过每一处细节,并和作者时不时的沟通,咨询一些加油、天气、路况等问题。
    可以说,新疆行的前期准备工作,老高做得细致又周全,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一场疾病,老高的新疆行应该会很顺利的就完成了。


    状态   [当前离线]

    26#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1-4 19:08 | 只看该作者
    毁掉老高新疆行的这场病,其实来势并不凶猛,甚至开始时还很温柔,老高并没在意。
    那天,老高吃晚饭时喝了两杯酒,睡觉时就觉得有些胃胀。
    这点不适,对老高来说根本不算什么。
    第二天,还是胀,并伴有轻微的疼痛。老高无视。
    第三天,有湖南摩友东北行路过沈阳,老高安排食宿,又陪着喝了三杯白酒,晚上回到家感觉疼痛加剧,并伴有高烧。老伴儿和女儿要送老高去医院看病,被老高拒绝了。老高觉得这就是普通慢性阑尾炎罢了,吃点消炎退烧药就没事了。
    第四天,早上送走湖南摩友,勉强回到家中就卧倒了。继续吃退烧和消炎的药。
    第五天早起,痛疼加剧,皮肤和眼白出现了黄疸。
    “我擦!这么黄呀!”
    老高照着镜子看看,见到了满脸的金黄。
    这哪是老高呀?这不是秦琼吗!
    小时候老高看戏,见演双锏秦琼的演员,可着劲的往脸上抹黄色,整的跟刷了一层铜漆似的。觉得这演员的扮相太夸张了,人哪有长这么黄的?
    今天老高见识到了,原来世上真有长这么黄的人呀!
    可老高的双锏呢?
    人家秦琼可是“威震山东河北,锏打黄河两岸。”
    老高脸是黄了,不但没有双锏,却进了医院。
    女儿和老伴儿把老高拉到医院,医生二话没说,开出一摞检查单,叫老高做各项检查。
    B超核磁加螺旋,  淋漓鲜血抽若干,
    最后主任来确诊,  结石性的胆囊炎。
    必须要住院治疗了,军区总院的孟主任说,你不住院,就是死路一条。
    住就住吧,老高这回不犟了。
    咱虽不畏死,可咱怕疼呀。
    这胆结石发作,可不是一般的疼法呀,饶是老高这皮糙肉厚的汉子,痛起来也是一身身的冷汗,恨不能用死来减轻痛苦。
    护士说,这老爷子真能挺,疼这样也一声不出。我们这里的胆结石病人,疼起来大喊大叫,都有大哭的........
    老高被小护士这么一说,就更不能出声了,咬牙切齿的挺着,连止痛针都没打,硬是挺过了疼痛期。
    好在经过连续几天的治疗,在往血管里灌进去无数的药水后,痛疼终于停止了,身上也有些力气了。
    老高寻思是不是能出院了?
    孟主任和老高说,你的炎症虽然消了,可是,胆囊里的石头已经满罐了,胆囊已经不起作用了,而且还随时可能复发胆囊炎,最好的治疗方案就是把胆囊摘除,这是一劳永逸的办法。你看你是否做手术?
    老高有些犹豫,胆囊虽然不是很重要器官,但竟必是老高身上的一个零件呀,怎么说摘了就摘了呢?
    可要是不摘,天天带着这一兜石头东游西逛的,没准哪天抽冷子一块小石头再掉出来,老高就得重吃二遍苦,再遭二茬罪,那种生不如死的疼痛,老高实在是怕了。
    况且老高不是一个安分的人,骑着摩托开着车哪儿都跑,万一在新疆的沙漠、西藏的高原、云贵的大山里面犯病了,我擦,老高的小命恐怕就.........唉,想想都怕。
    “摘吧,我也想看看,这些年潜伏在老高肚子里的石头长啥样!”老高说。

    状态   [当前离线]

    27#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1-4 19:10 | 只看该作者
    手术也不是说做就做的,由于老高有心脏病的前科,而且现在还每天都吃着抗凝和降压的药,所以,做手术前就又把心电图、彩超、核磁共振、血象血脂等等各项指标都重新核实了一遍,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必要,反正乱码七遭的各项检查做下来,好几千大洋又捐给了医院。
    89日,老高走进了手术室。
    头一次做手术,虽然故作镇静,可心里有些发憷,走路的姿势都有些顺拐。
    还没等老高发表什么术前感言啥的,就被几个护士不由分说的扒光衣服放倒在手术台上。
    喂喂喂,我说你们这几个丫头要干什么?把一个天真无邪、雄风犹在的半大老头扒光全裸的放在这儿展览,让人家情何以堪?
    手术室里没人在意老高的想法,也没人给老高盖上一丝一缕,就让老高光猪一样的躺在手术台上。
    护士们说说笑笑的忙碌着,根本无视老高的尴尬。
    老高不敢乱想,觉得这种直挺挺的躺法太不雅,有损于老高多年维护起来的自尊心。刚要侧身遮遮羞,一个小护士过来,一把把老高扳正,说:“别乱动!”
    然后就用手术台边上的皮带把老高的胳膊腿都捆上了。
    另一个护士拿着一个本子,问:“患者是XXX吗?
    老高回答:“是”
    “给你要施行的胆囊摘除手术,你知道吗?”
    “知道”
    “手术过程和手术风险医生都和你说了吗?”
    “说了”
    “那好,手术就要开始了,你不要紧张。”
    “我不紧张,我不紧张,我.............
    ...........
    这个护士和我说着话,其他几个护士就在我旁边开始动手了,
    老高手和脚同时被扎上几个吊针,还有个护士往我的口鼻上扣了一个罩子,呼呼呼的往里灌气体,之后一瞬间,老高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    再有意识时,已经躺在病房里的床上了,迷迷糊糊地听有人在我的身边说话,听声音都是我的家人。老高知道,手术做完了。
    等我完全清醒,已经是又过了半个小时以后了。
    用没扎针的手摸摸肚子,三块酒杯口样大的敷料,呈品字形紧粘在肚皮上,肚子有些发胀,却不感觉太痛,只是腰背发酸,木木的,累的邪乎,像是刚跑完一个万公尺越野。
    微创手术的特点就是刀口小。不管把你的内脏搞的怎样天翻地覆,表皮上却不动声色的留下看似无关紧要的小创伤。
    这就是现代医学的先进之处。
    孟主任拿来了从我胆囊里取出的石头给我看,大大小小的一堆,足可以装满一个半斤的酒杯。
    怪不得老高原来的胆子大呢,原来是有这些石头撑着!
    老孟说:可惜了,可惜了。
    老高问可惜什么?你是说可惜老高这个人了?还是可惜这些石头了?
    老孟说:“可惜了,你要是一头牛就好了,这些牛黄得值多少钱呢?”
    我擦!敢情老孟你盼老高变成一头牛呀?
    老高笑骂道:你这个该死的老孟,你是大夫呀还是兽医?有你这么说患者的吗?没准我下辈子托生兽医,你托生家畜,我也把你的胆给抠出来,说不上真能碰到牛黄狗宝啥的。
    接下去的术后疗养就乏善可陈了。
    打针吃药、静卧喝粥,
    住这二十几天院,老高体重又降了5公斤。
    哈哈,看来把胆儿割除去,也是减肥的一种有效手段,可以在爱美女士中推广。

    状态   [当前离线]

    28#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1-4 19:12 | 只看该作者
    出院后又休养了一段时间。
    虽然刀口不大,愈合的也很好,可是,还是感觉到明显的体虚无力,走稍远一点的路,就喘长气冒虚汗。
    就这样的身体状况,看来新疆是去不上了。
    老高这心里很不是滋味,说好的完成新疆之旅后,要写帖子给大家看,这下子食言而肥了。
    ——!要不说吗,人不要把话说满了、说早了,
    这许下诺言而无法实现的尴尬,也算是一种痛苦。
    知道的是老高有病耽误了,不知道的会以为这老头吹完牛逼就销声匿迹了,放了一个空炮把各位摩友给忽悠了。
    老高虽然被疾病拖累着,可对摩托车的热爱还是依旧。
    这不,手术十天后,去医院拆线,老高就是骑摩托去的,
    以至于拆线的护士看到老高提着的头盔,诧异的说:“大爷,没拆线就去送外卖?这也太拼了!”
    “是呀”老高说。
    护士一脸怜惜,说你都这么大岁数了,手术刀口都没愈合,应该多休息,钱不是一天挣的,身体才是本钱。
    老高一脸苦相,接着护士的话茬说,没办法,生活所迫呀,在你们这军区医院摘个胆儿,就被人民子弟兵要去四万五,我不出去挣点咋整?
    “唉——!”护士同情的叹了一口气,默默的给老高拆线。
    “唉——!”老高故作痛苦的叹口气,拆线居然没感觉疼。
    拆线后,静养十来天了,老高又跃跃欲试,准备骑摩托出去转转,测试一下自己的体力。
    这次不敢往远跑,就在沈阳周边转了转,跑了辽宁著名的自驾胜地——桓本公路
    去了桓仁看桓龙湖。
    又到清源县看望了今年春天在台儿庄遇到的摩友刘哥。
    这一小圈有800多公里,两天跑下来并不觉得很累,只是腰有些痛,身体还是发虚。
    看来这身体状况,还是不允许老高做一次远行。
    歇菜吧,消消停停的眯着,啥时候把身体养好了,咱再出去浪吧。

    状态   [当前离线]

    29#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1-4 19:22 | 只看该作者
    桓本大道和桓龙湖: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544.png (938.3 K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544.png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601.png (1.09 M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601.png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620.png (1.41 M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620.png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635.png (1.23 M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635.png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707.png (1.23 M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707.png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723.png (1.04 M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723.png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737.png (1.15 M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737.png

    状态   [当前离线]

    30#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1-4 19:26 | 只看该作者
    清源县城和清源的刘大哥,我们曾在台儿庄相遇,一起跑了三天。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755.png (921.88 K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755.png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811.png (708.88 K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811.png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829.png (475.28 K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829.png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846.png (601.92 K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846.png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903.png (925.26 K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903.png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917.png (510.82 K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917.png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931.png (493.32 K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931.png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948.png (622.82 K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948.png

    QQ截图20171104192007.png (926.5 K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QQ截图20171104192007.png

    状态   [当前离线]

    31#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1-4 19:29 | 只看该作者
    第二章      快走踏清秋
    这一呆就是一个月,时间进入了秋季。
    眼瞅着适合摩旅的好天气越来越少了,老高知道,这大东北的天气说变就变,如果现在不出去跑一圈,过过摩托瘾,很可能就会在以后大半年的时间里,在风雪严寒中煎熬。
    老高的心里十分的着急,每天搓脚挠心六神不安。
    依照老高的性子,早就要出去跑了。无奈老伴儿和女儿苦苦相劝,怕老高的身体吃不消,死活不让老高出去。
    在这样的情景之下,老高再任性,也不能一意孤行,伤了家人的心。
    机会终于来了。
    老高铁哥们的孩子结婚,力邀老高回松原参加婚礼。
    老高不能推辞,老伴儿和女儿也不能阻拦,
    哈哈,老高的摩托车在松原撂着呢,一切出行用品也都在边箱里备着呢。
    老高只要开车回松原,参加完婚礼,就可以骑上摩托车,来上一趟秋游。
    婚礼921日举行,老高要101日才上班,参加完婚礼到上班,中间有八九天的空窗期,正好够老高在附近走上一遭的。

    状态   [当前离线]

    32#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1-4 19:31 | 只看该作者
    922日,参加完婚礼的第二天,老高老早就起来准备出发了。
    其实没什么需要整理的,原来的准备工作,都是按照进疆的节奏进行的,标准是很高的。
    这回的路线规划两千多公里,只能算作是一趟小长途,所以,有些机油、备用件、修车工具和个人衣物等,都做了一些精简,不必要的物品都从边箱里清理出去,只带了一些短途旅行的必备品。三个铝合金箱子,空出一半的容量,用手一提,都轻飘飘的。
    那天,虽然起的很早,但天空中下着小雨。
    看着远处的天边,感觉这雨下不大,于是,老高推迟了出发时间,继续在车库里把摩托车又保养了一番。
    7:30,小雨终于停了下来,老高出发了。
    路上的泥水瞬间把老高的车涂上了新的伪装色。
    可惜了我的座驾,刚才还是溜光水滑的浪妞,没五分钟就变成了沾污纳垢的失足妇女了,太让人心疼了。
    没办法呀,时间不是太充裕,咱不能等天晴了、地干了再走呀。既然做了老高的座驾,啥罪你都要准备遭吧。
    接下来的一幕,绝对是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笑话。
    那就是老高在松原市——这个居住了半辈子的城市里迷路了!
    本来老高在规划这次出行的路线时,是准备出城后就上高速的,因为松原市方圆300公里,都是老高熟悉的路线和景观,实在是提不起兴趣去欣赏,就想着快速通过,把时间省下来,用于观赏远方的风景。
    可是,由于早上下了雨,这样的天气,在高速上骑摩托车是很危险的,其他飞驰的车辆,会激起漫天的泥雾,骑手的头盔镜会瞬间就被覆盖,视线受到很大的影响,不得不频繁的用左手擦拭,而单手掌控急速行驶的摩托车,危险系数极大,老高在这方面是有经验的。
    走不了高速路,就只能走国道。
    这里去必经之地长岭县,有一条203国道,入口就在松原市江南的前郭尔罗斯县区内,虽然老高住在江北的宁江区,可是,经常出行,找203国道的入口还是没问题的。坏就坏在我头一天晚上听到的一个信息,误导了我的判断力。
    头一天晚上,和几个摩友一起吃饭,说到出城路线,有一个摩友说培训中心那里有一条近路,可以直接通到203国道,比原来的老路近了许多。
    老高打听怎么走,摩友给老高说了说,老高就以为听明白了,当时也没放在心上。
    今天出发了,临时决定走国道,老高就想按摩友的指导,走一下这条近路。
    这下可坏了。
    开始时,凭着老高对摩友片言只语的记忆,和以往的经验,顺着一条大路就拐了过去了。
    三拐两拐,岔路越来越多,跟着感觉走了很远,也没找到203国道。难道老高迷路了?
    在沈阳呆这三年,松原市的变化实在太大了,一些建筑和道路都是近两年建的,看着都陌生。
    老高有些发懵。
    几次想找个人来问问路,又几次擦肩而过,终究没有开口。自己在心里都觉得磕碜。
    一个土生土长的松原人,还没出市区就跟人打听道,怎么张这个嘴呀?
    还是求助我的导航妹妹吧。
    下车,翻箱子,找出导航按上。
    设定目的地,开启导航模式,导航妹妹仿佛刚睡醒,懒洋洋的声音告诉老高:前方一百米掉头行驶。
    我擦,敢情老高连方向都搞错了,怪不得越走越不对劲呢!
    我这个导航妹妹就有这个能耐——当你明白的时候,她能给你整糊涂了;可当你糊涂的时候,她却能给你整明白了。

    状态   [当前离线]

    33#
    发表于 2017-11-4 19:31 | 只看该作者
   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-11-4 19:12
    出院后又休养了一段时间。虽然刀口不大,愈合的也很好,可是,还是感觉到明显的体虚无力,走稍远一点的路, ...

    哈哈,老高真幽默,你的牛黄卖了吗?

    状态   [当前离线]

    34#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1-4 19:32 | 只看该作者
    跟着导航走,一会儿的功夫就上了国道203.老高的方向感也找回来了。
    尼玛,原来这条路是这么走的呀?其实是个很简单的事儿,刚才老高怎么就懵圈了呢?
    上了203,车不是很多,老高的速度也就提起来了。
    这次出行,行李带的少,加上老高有病后,体重又减了不少,
    大白马的负重比以前少了几十斤,自然轻快了许多。
    发动机低沉的咆哮声在头盔风噪的掩盖下,几乎听不出来,轻拧油门,瞬间就跑到了100码。
    松原到长岭,155公里的距离,路面挺平坦,就是有些窄,经常是两台大车汇车或超车时,把路面占的满满的,其他车辆只能等候它们变成单排时,才能顺利的从它们的身边驶过。
    快到长岭时,老高见到对面来了四五台大车,排成一列纵队开过来。这时候老高谨慎的降低车速,准备靠一点边,从大车的右边通过。
    第一辆大车过去了,第二辆大车也通过去了,随着第三辆、第四辆大车都呼啸着从道路的左侧一边驶过去了,就在老高准备和最后一辆大车汇车的时候,情况出现了,一辆跟随在大车后面的捷达轿车,突然从大车的后面露出脸,也没打超车灯,也没鸣笛按喇叭,直接拐到右侧的路面上超车。
    发现突然向自己冲来的捷达,老高本能的向右边打把,摩托车一下子就压到了路肩的草地上,幸亏草地平坦瓷实,才不至于摔车。
    捷达车从我身边擦肩而过的时候,老高清晰的看到了司机一张瘦瘦的黑脸,仿佛还带着几分笑意。
    老高下意识的大骂了一句:我X你瞎妈的!
    老高都二十多年没骂过人了,而且,这么粗俗和露骨的骂法,似乎从成年以后就杜绝了。
    今天这个小子不文明的驾驶行为,真的把老高吓着了,也把老高给逼急了,情不自禁脱口而出的一句国骂,就算是对这个傻逼的诅咒吧。
    吓了一身冷汗的老高,把摩托车重新驶到柏油路面上,边走边庆幸自己的运气还不算坏——假设刚才老高不提前减速;假设路肩不是草地,而是是渲土浮沙;假设那个傻逼开的不是轿车,而是一辆大卡车,我擦!后果不堪想象。
    这场虚惊过去很长时间,老高的脑海里还一直闪现着那个坏种司机的黑脸——你他妈的把我吓的那么狼狈,自己的脸上居然带着笑意,小兔崽子,难道你觉得这样好玩吗?
    惹得老高骂人,惹得你老妈被问候,你是不是罪孽?!

    状态   [当前离线]

    35#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1-4 19:35 | 只看该作者
    老高请湖南株洲来的摩友一起喝酒——可是老高的自酿。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518.png (869.49 K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QQ截图20171104191518.png

    状态   [当前离线]

    36#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1-4 19:38 | 只看该作者
    跑到长岭县,老高休息一下,一是看看地图,研究研究下步的路线,再有就是平复一下被吓得砰砰乱跳的心脏。
    其实,虽然我很生气,但凡事都爱往好处想的老高,心里已经为那个司机开脱了:或许他就是一个愣头青;或许他只是一时的误判;或许他的笑意只是一种习惯表情;或许...........反正老高在心里原谅了他,并为自己的不文明语言感到了深深的自责。
    幸亏是在头盔里骂人,也只有老高自己听到,不会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,否则,传到路人或者小朋友的耳朵里,岂不对祖国的花朵造成了污染?
    罪过呀——罪过!老高决定晚上罚自己一杯酒,看你这老头还敢不敢骂人了?
    老高的这次出行的目的地有三个,分别是承德、延庆百里画廊、乌兰布统坝上草原。
    预设的路线是:松原——长岭——通辽——赤峰——承德——滦平——千家店百里画廊——丰宁——塞罕坝——乌兰布统——克什克腾旗——通辽——长岭——松原

    状态   [当前离线]

    37#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1-4 19:40 | 只看该作者
    在长岭休息的时候,老高一边喝着咖啡,一边琢磨地图。从长岭到通辽,有两条路可走,一条就是继续沿着国道203走,路过双辽再去通辽。这条路我走过,很好走,都是宽阔的柏油路,不会有任何不好的路况。
    还有一条路,是从长岭,经太平川、科左中旗,再到通辽的。这条路没走过,路况未知。
    ——未知的世界对老高来说都很有吸引力。
    老高权衡了一下,决定走这条陌生的道路。
    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。
    女人习惯于因陈守旧,往往拒绝接触陌生的人或事物。而男人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心,越是陌生的事物,越是想去探索一番(哈哈,这也包括别人的老婆)。
    俗话说:“好奇害死猫”,此话不谬也。
    老高休息了一会儿,顺便把油箱加满。
    对于前方未测的路况,加满油是这时能做的唯一准备。
    出发了,导航设定了避开203国道模式,自动就转到一条小公路上了。
    沿着这条小油路,在导航妹妹的带领下,老高一路向西南疾驰。
    路上的车不多,大车更几乎绝迹了。
    虽然道路不宽,倒也平坦,GW竟也能轻松跑到八九十码。
    如果以后的路况都是如此,老高就心满意足了。
    又跑了二三十公里,过了太平川镇,一条高等级的公路陈横在老高的面前。
    我擦!没想到哇,这里居然有一条这么棒的社会主义康庄大道呀!
    找了个路牌看看,这是省道207.虽说是省道,比那又窄、车又多的国道203,好上N倍。
    出去摩旅,经常发现有的村道好过乡道,乡道好过县道,县道好过省道,省道好过国道,国道好过高速公路。奶奶的,真的是:人不可貌相,路不可名选呀。
    别管是什么道了,只要是好道就行,老高把GW顺上S207,一溜烟的就跑开了。

    状态   [当前离线]

    38#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1-4 19:42 | 只看该作者
    一口气跑了一百多公里,看看日到中间天到晌了,老高的肚子有些反应了,该吃午饭了。
    还是以往的惯例,中午就在路边吃自带食品。
    前文说过,没手术前,老高是准备上新疆的。所以,一切备品都是按去新疆准备的,这其中就包括一大包小食品和几盒自热米饭。
    这次不是去新疆,路途没那么遥远,也没那么多无法预料的状况,于是,就把一些不必要的物品精简了下来。
    不过,吃的东西没精简,都全数带来了。
    因为再不吃,这些食品就过期了。
    扔了多白瞎呀?老高是个穷人出身,就看不得别人糟尽东西,轮到自己,那就更是敝帚自珍,啥也舍不得浪费了。
    在一个宽阔的丁字路口,老高靠边停车,摘下头盔和面巾,活动活动一下腰腿,就拿出保温水壶,冲上一杯咖啡。
    ——老高从网上花150元买的保温水壶很好,既容量大,又保温效果好,早上灌里一壶开水,到晚上喝还烫嘴呢,摩旅途中冲个咖啡、泡个茶啥的,一点问题没有。
    中秋前的天气还很暖和,站在路边晒着太阳,一点都不冷。老高拿出小食品,就着咖啡,开始了这次摩旅途中的第一顿午餐。
    小食品也不是老高特意买的,都是女儿和女婿平时买的,买回来他们又忘了吃,小外孙又吃不多少,眼瞅着几天就攒一整理箱。没办法,我和老伴儿就经常要当垃圾桶,帮着他们消化掉这些酸甜苦辣的垃圾食品,免得扔了浪费。
    每次我出去摩旅,老伴儿都会给我收拾一大包,让我带在路上吃。人家摩旅都减肥,老高摩旅却能长几斤,妈的,我估计和我吃这些高糖份高热量的食品有关。
    闲话少说,给吃就吃吧。
    谁让咱是一个穷出身,见不得暴殄天物了?
    再说,这都是花很贵的钱从超市里买来的,老高小的时候想吃都吃不到,现在可劲造了,就当弥补一下过去岁月的缺憾吧。
    喝咖啡,也是老高摩旅途中的最爱。
    这不是老高装逼整洋事儿,而是因为这东西能提神。
    骑在摩托上跑长途,最怕的就是犯困。
    那一瞬间的迷糊,会造成人仰马翻、魂归西天的后果。
    相信谁也伤不起。
    老高认识的众多摩友中,每个人都有提神的办法。
    有的抽烟,有的喝茶,有的嗑药、有的往脑袋上浇水......
    反正是各村有各村的高招。
    最奇葩的就是松原的老姜,这厮居然喝藿香正气水,说是老好使,曾极力的向我推荐。
    老高被他忽悠瘸了,上了他一次当。
    那是15年夏天摩旅锡林郭勒草原,算老姜我们一共三个人。
    出行前老姜说,这天太热了,咱们容易跑困了,都准备点藿香正气水,这东西管打瞌睡。
    老高没吃过这药,就知道能治中暑,可没听说还能提神。
    不过老姜既然说了,就肯定能好使,咱一个初涉摩界的新人,还是听老驴的吧。
    老高屁颠屁颠的跑到药店,花三十块钱,买了三大盒藿香正气水。
    老姜一看,也有些傻了,说买一盒咱几个人就够喝了,你咋整三盒?
    老高说喝吧,啥好东西?管够。听说这里面含酒精,没准哪天吃饭没酒了,喝点藿香正气水也能顶一阵子。
    那次摩旅的第二天,就是一个暴晒天,一早上就将近三十度了。内蒙古草原上,光秃秃的,连一颗遮阴背凉的小树都没有,
    把我们三个人晒得,就像磨道上的驴一样,一直跑个不停。
    ——不是我们不想停下来歇一会儿,而是天太热,跑起来还能有点风,要是停下来非晒中暑了不可。
    后来实在是又渴、又困、又累,跑在前面的老姜示意停车。
    在内蒙古草原上,停车都不需要靠边,停在路中间都行,因为四下里除了晒懵的蝈蝈在拼命的喊热外,天上连一只飞鸟都没有。
    老姜下车就喊:拿藿香正气水来!拿藿香正气水来!那架势,就好像不喝藿香正气水就要咽气了似的。
    老高没含糊,立马就从边箱里取出藿香正气水,连盒都递给了老姜。
    老姜撕开纸盒,扭开瓶盖,咚~!咚~!咚~!一连喝了三小瓶。
    看着老姜喝得过瘾,麦克也拿过一盒,喝了两瓶。
    老高看他们都喝了,也拿出属于自己的那盒,从中抽出一瓶,小心翼翼的扭开盖,一下子倒进嘴里。
    我擦!这是啥味呀?
    老高顿时觉得又辣又苦又.............反正说不出来的怪味,从喉咙里,一直冲到天灵盖,不亚于醍醐灌顶万火焚心。
    老高当时差点就把早饭给吐出来,赶紧打开一瓶矿泉水,又喝又漱,却怎么也不能把嘴里的味给整没了。
    看着老姜和麦克像没事的人一样,老高打心眼里佩服他们,这俩厮真JB尿性,难道你们的上辈子是地下党?喝国民党的辣椒水长大的?
    老姜得意的看着我说,怎么样?是不是精神多了?这药好使吧?
    老高含着眼泪说:“老姜呀,下次你不用花钱买藿香正气水了,我看你喝点汽油,比这效果还能好。”
    这是老高第一次被老姜忽悠喝药水,打那以后,老高都是带咖啡或茶叶出行,实在不行,就在路边店买一罐红牛,反正是再也不喝藿香正气水了。

    状态   [当前离线]

    39#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1-4 19:47 | 只看该作者
    麦克和老姜

    QQ截图20171104194415.png (873.83 K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QQ截图20171104194415.png

    QQ截图20171104194445.png (810.62 K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QQ截图20171104194445.png

    QQ截图20171104194507.png (1.05 M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QQ截图20171104194507.png

    QQ截图20171104194539.png (1.02 M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QQ截图20171104194539.png

    状态   [当前离线]

    40#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1-4 19:54 | 只看该作者
    话说老高正在有滋有味的吃着午餐,一个红色的标致车慢慢的驶过来,在三岔路口犹豫一下,看来是不知道走哪条路好了。
    那车停在了老高的身边,司机摇下车窗,是个年轻的女子,她探出头问道:“大叔,去卸载走条路?
    老高没听清:“你要去哪里?”
    那个女人又说了一遍。还是咬字不清,看来这姑娘的普通话真成问题。
    “卸载是吗?”老高问道。
    “对,是卸载。”
    看来老高听的没错,姑娘要去的是卸载。
    居然有叫这个地名的,真是奇了怪了。
    老高本想和姑娘开个玩笑:本大叔只会安装,不会卸载。
    可看到姑娘真诚的眼神,老高把到嘴边的玩笑话咽了回去。
    老高为难的说,姑娘呀,我也不是本地人呀,不知道你要找的卸载怎么走呀。这么地吧,我帮你看看地图,看能不能找到卸载怎么走。
    说着,老高就从尾箱里把地图册拿出来,找到内蒙古的那一页,反复寻找,也没看到卸载在哪里。
    姑娘看我带着花镜,费力地查着地图,就说,大叔,别找了,一会儿我再问问别人。
    别人?老高环顾了一下四周,发现这里除了我们两个人,就没有任何行人了,零星的过往的车辆都是疾驰而过,没有一辆有停下来的意思。想找个人问路,还真不容易。
    老高也不找地图了,想来她要去的是个地图上没标的小地方,在地图上根本找不着。
    就这样,这个姑娘坐在车里等,老高站在路边帮着她等,一会儿的功夫,终于等来了一辆减速欲停的轿车。
    这是一辆银色的大众汽车,从北边驶来,缓缓的停在了不远处的路边,车门打开,司机从里面钻出来。
    姑娘脸上露出了笑容,发动车就要开过去问路。可刚启动车,就“嘎”的来一个急刹车,居然把车给憋灭火了。
    老高正在继续吃东西,听到刹车声,以为这个姑娘是个新手,起步还没练好。
    哎吆,把车开成这样,大叔我也是醉了。
    姑娘没有继续开车,而是红着脸,把头转过来看着老高这边。老高就觉得有些不对了,往斜对面一看,我擦,原来是刚停车的司机,从车上下来,也没看看附近有没有女性,掏出水枪就放水,在这里都能看到喷射而出的水柱,看样是真憋急了,内压很高。
    “哈哈。”老高笑笑,说姑娘你等着,我去给你问问。
    大概是那个撒尿哥也看到了对面的车里是个女司机,一边尿尿,一边把身子转过去了,使枪口朝向了大地。
    老高走过去,一直走到那个哥们儿的身后,他还在尿。
    老高心里很感慨:倒是年轻人,一泡尿都能尿这么久,难道他真的如绵绵江水,滔滔不绝?
    老高站在他身后问:“师傅——卸载怎么走?”
    撒尿哥没回头,也没吱声,继续尿。
    老高以为他也没听懂卸载是什么,就又说:“卸载——!,我问一下去卸载走哪条路?”
    撒尿哥这时把尿尿到了尾声,一边打着冷战,一边平举着右臂,伸出一个指头,向北点了三下:
    “那边!”撒尿哥说,
    老高差点被撒尿哥滑稽的肢体语言给逗乐了,为了不打断这哥们的排泄流程,老高说了声谢谢,就转身回来了。
    老高向姑娘转达了从撒尿哥那里得来的简短信息,姑娘感激的说,大叔,您真是个好人,像您这样的热心人,都能长命百岁的。祝您旅途愉快。
    老高的心里,顿时觉得暖暖的,上午被捷达司机造成的不快,早就被忘到九霄云外了。
    和姑娘挥手告别后,再看撒尿哥,已经撒完尿,钻进车里也走了,空旷的丁字路口,又剩下老高一个人了。
    重新拿起剩下的半杯咖啡,喝了一口,已经凉了。但老高还是把凉咖啡都喝了,怎么也比藿香正气水好喝。

    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苏公网安备 32059002001770号|上海工商|中国摩托迷网 ( 苏ICP备17063294号

    GMT+8, 2018-7-17 11:51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   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    国寿大厦论坛 金城镇论坛 固始县论坛 鳄鱼岛论坛 丰泽区论坛
    安溪文庙论坛 芮城县论坛 禄劝县论坛 牟平区论坛 凤阳县论坛